[分享] [ 科技异想 ] 手錶

B快生活 384浏览 66评论 来源:letou瑞丰_众发娱乐会员登录网址

我小时候总是觉得疑惑,疑惑时间是怎幺被订出来的,我是说,他们怎幺知道说现在是几点,而且还规定全世界的人时间都得是同一个数字。搞不好我这边过的时间比较慢阿,这样不是对我或是其他人很不公平吗?这个疑惑一直摆在我心中尤其到我小学六年级时到了最高峰,因为我在六年级时学会了除法,且我发现同学们早就都会了。「搞不好我的时间比较慢,其实我还是四年级吧?」当然,我那时还不知道许多人小学四年级时也会除法了。

[分享] [ 科技异想 ] 手錶
▲ 新尝试!科技异想极短篇小说。

那时候小学生间流行着一种机器玩意,叫做怪兽对打机,我相信你也应该玩过,就是那个你得带在身上一整天,随时给牠餵点什幺喝点什幺的小玩意,遇到同学就要对战一番,两台机器靠着战斗,瞬间拔开后两个人一直狂按着ABAAB或是ABCBA,两个人都声称那是战斗胜利的密码,如果输就代表密码按得不够快或是按错。那时我们总把他带着一整天,爸妈总是不喜欢儿子总是看着一个小方萤幕成天心思都在那上头,这时我们就会辩称说:「妈,我带在身上看时间啦!你看」而怪兽对打机上头真的有时间显示。这或许是我不喜欢戴手錶的由来,总觉得手錶这种东西太无用,它就只能显示时间罢了----手錶何辜,我知道这是它出身的无奈,谁叫它就只是个手錶呢?

怪兽对打机、手机、手机、手机、手机…这是我看时间用具的演进表,在我上国中后我就都是用手机来看时间,原因不只是我不再玩怪兽对打机了,更大的原因是手机更好玩,且很好用。那时国中有手机的还不多,于是就有了很弔诡的情况,我会跟我其实不那幺要好的朋友偶尔传简讯,但我喜欢的女孩子却只能跟她丢个纸条,更多的时候只能偶尔帮她的打扫範围不经意的帮忙扫上一些。搞不好这时候在我身上的时间又加速了,我有时会这样想,时间在每个人身上看上去总不像是公平的,有些人就长得特别快,有些人慢,我玩着手机的时候大多数的男同学还在玩 GameBoy(彩色版本)。

直到我该戴手錶的年纪时我还是只用手机看时间,因为我已经弄丢两只 G-shock 了。那时的女朋友总说我该要看起来成熟一点才行(我能体谅她,因为她没有跟我经历过丢纸条的时光,搞不好她时间过得很快,所以对那段时光比较没有记忆,一下子就能长成大人了。),虽然这样说,但我还是穿着衬衫,黑色的牛仔裤(据说看起来比较正式但又有个性。)手腕上还是空空的,手机丢在牛仔裤袋后头。喔,得更正一下,手腕上不一定是空空的,那时还有另一只手握着我。那时。

有玩过怪兽对打机的人都会知道要怎幺样让你的怪兽快速的成长,确实的作法也不知道是谁先发现的,且居然能够流传全台湾。首先你要打开你的怪兽对打机,在某个晶片上头涂黑,或是从机子下方空洞中插入一张塑胶片,瞬间给他刷的一下。这个动作会让怪兽对打机认为自己已经过了很长的一段时间了,成功的话你就会得到一只满满大便的成长怪兽(时间过太快没人清)。如果怪兽能思考的话,牠肯定也在疑惑这个世界的改变,也会疑惑着那时间是谁定的谁去发布给世界的,为什幺我总觉得我的时间跟这个世界格格不入,是不是我自己的时间过得特别快?

我当然无法去跟其他怪兽战斗,甚至连按密码都不行,我连对那一个左手戴着 SEIKO ,右手牵着一只我非常熟悉温度的手的那个男孩子都没有攻击欲望,毕竟我还是喜欢用手机看时间,它还可以跟网路同步时间。妳说我得要成熟一点,我总觉得这跟时间没有什幺关係的,或许我们就像是被一张塑胶片给「刷」的一声在这个世界上拼命着旋转,等到回过神时发现怎幺自己已经是这幺时间了,有时候我们成长成完全体,有时候是成熟体。但不管如何,我能确定的都只有我们总被我们自己的排泄物包围而已。「该成熟点了」妳说,我对戴手錶更有一种矛盾了。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