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沙发主(上篇)‧当沙发客周游世界‧省钱借宿建友情

O时生活 959浏览 81评论 来源:letou瑞丰_众发娱乐会员登录网址
我是沙发主(上篇)‧当沙发客周游世界‧省钱借宿建友情从亚洲到西欧,从非洲到美洲,只要睡在别人家的沙发,就能以节省旅费又融入在地生活的方法,完成周游列国的梦想。乍听之下,或许有人会说这是乌托邦,但多年前已有人附诸行动,并迅速掀起了骨牌效应,变成全球化活动,成为一种颇受背包客欢迎的旅游方式,条件只要你加入沙发客网站(http://www.couchsurfing.com)就可能透过世界各地的沙发主,获得免费住宿,外加一份超值的友情。靠在一张沙发上,两三个来自不同地区的陌生人轻鬆自在地谈天说笑,他们或许刚认识不到半小时,但互动和交流,早已化解了他们最初见面时的那点生疏感。若趋前询问,就能知道他们当中有主客之分,借宿者名为沙发客,提供沙发的则称作沙发主,而牵引他们关係的平台是一个叫作“沙发冲浪客”的网站。沙发冲浪客简称“沙发客”,源自Couchsurfing的直译,鼓励旅行爱好者透过份享,进行不同文化的交流和了解,建立对陌生人的信任感与互助,最终促成一个友善的世界。为解决住宿发电邮求救了解沙发客的第一步,必须回溯创办人凯西范顿在2000年的一次偶然经历。当时身在美国的他通过网络买到一张四天后起飞到冰岛的便宜机票,为了解决住宿问题,他向1500名冰岛大学的学生发出了一封求救电邮。24小时内,凯西范顿收到了超过50封的回信,不仅顺利展开奇妙的旅程,也产生了与更多人分享经验的想法。凯西范顿的旅游理念像绚丽的讯号,在背包客社群中激起热烈迴响,并在2004年催生出非营利的“Couchsurfing”沙发客网站。如今,在全球超过10万座城市中,都可以找到这600万会员的足迹。作为沙发客的据点之一,马来西亚目前有三万名左右的马来西亚人注册成为会员,并以雪隆一带为大本营。林金花当沙发主筛选沙发客保持警惕一般上,沙发客的身上都少不了热爱旅行、文化交流和乐于分享等共同特质,但面对形形色色的人,如何在所谓的沙发客标準与个人之间拿捏妥当,乃至扮演好沙发主的角色,每个人的性情、喜好和背景将造就不同的经历。林金花是一名旅游爱好者,目前担任导游一职,兴趣与事业的结合使她显得健谈。她说自己是从电视上知道沙发客,后经朋友介绍加入网站,今年2月开始当沙发主,并陆续招待了七批沙发客。套她的说法,这是为将来做打算。屋主不会交钥匙给沙发客“我喜欢到处去游玩,结交新朋友,大家有共同的爱好,国家文化的交流。我有这样的打算,背包旅行周游世界,以最经济实惠的方法,去借宿别人的家,沙发客是一个很好的平台。”频繁招待不代表来者不拒,考虑与人合租和安全度,林金花只接受女性或伴侣档沙发客。“我会说明自己的工作性质,週六週日不在家,没房间招待,晚上会把客厅让给他们,我会舖草蓆,要求他们带睡袋来。”由于曾在警察局门口遇骗,又常常读到社会治安不靖的报导,林金花认为筛选沙发客时应保持警惕。“我没有让沙发客持有我家的钥匙,毕竟我是和人家分租一个单位,不是完全拥有这个空间,不是太方便。我需要早出门时,他们也需要跟着我一起出门,通常沙发客都明白。”深夜接待俄罗斯女子工作忙碌的林金花只能在早上共餐时间以及下班后,与沙发客交流4个小时。虽然时间不长,难以观察出所谓的国家、民族特性,但已足够分享经验。“可以认识不同国家的人,储蓄经验,去研究地图,我也会介绍本地的两百多个瀑布。从彼此口中知道不同国家的另一面和生活水準,学一两句当地语言,为将来出国旅行作準备。”问起招待沙发客的特别经验,林金花说了一个俄罗斯女子在深夜投宿的故事。“她传简讯给我,说`我在机场,原来答应接待的人没回电话,你可以接待我吗?’她来到我这里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她参加志愿组织,去年在印尼待了9个月,印尼话说得非常好,今年好像还要再待6个月。去年来的时候因为签证问题而待在马来西亚,但没有让时间空白,她去了金马仑参加心灵治疗课程两个星期。”母女转机留马旅游两天当沙发客是否有年龄的局限?林金花曾经招待过一对来自印尼的母女,她们从家乡出发到中国福建省亲,中途选择到吉隆坡转机,并以沙发客的方式在此地观光两天。这自然是当了五六年沙发客的女儿建议的,但没有五十多岁的母亲给予配合,也不会成就这段难忘的旅程。在林金花最新的访客名单中,还收录了另一则关于大龄青年出走的故事。“那是一名来自英国的女子,她出国在外流浪已经有7个月了,刚刚从韩国过来,在那里待了4个星期。她说这是给自己40岁前的一个礼物,原本打算存钱在英国买房子,但看看自己的储蓄和现在的楼价,不要发白日梦了,因为市区的一房式就要30万英镑(约152万令吉)。她原想停薪留职,但经理叫她迟些再打算或辞职,于是她把心一横,第二天就递了辞呈。”高述豪背包客当沙发客接触当地文化两袖清风的旅游方式并非人人都可接受,善用假期和存款来规划充实的行程,或许更符合多数马来西亚人的要求。对于创业阶段的年轻一辈来说,经济实惠的背包旅行最具吸引力。身为一名背包客,高述豪不讳言当初加入沙发客网站的原因就是想节省旅费,但一直到两年前到台湾旅行才首次尝试。“还蛮惊讶,刚接触这个东西,沙发主可以很放心地让我一个人在家,让我自由进出,促我走的时候帮他锁门就好,会觉得还有好人的存在。”招待过不少外国游客在沙发客网站,不是每一个沙发客都兼具沙发主的身份,只有在个人资料的页面上有标出一张红色沙发图案者,才有能力提供沙发。虽然与家人同住,但有台湾的经验作参考,高述豪回国后也当了沙发主,前后招待了来自韩国、台湾和美国的三位沙发客,而出于华人传统上怕失礼的心理,他宁愿当厅长,把房间让给沙发客。“我们会接触沙发客,就是希望接触当地的文化,而不像一般的旅游,只是去旅游胜地,不是我们想要的东西,如果我去到一个地方,他带我去接触当地文化,我会很开心,证实我已去到那个国家,了解他们的文化。”台湾沙发客送巧克力温暖我心大部份的沙发客都不会在一张沙发上待太久,但短短一到三日的相处,已足够让主客双方进行交流。高述豪就曾即兴邀请韩国沙发客参加朋友的婚礼,对方对华人的“饮胜文化”感到惊讶并乐在其中,虽然两天后就必须前往下一站,但文化激荡已餽赠两人一份珍贵的异国友谊。想达成交流往往必须以互动为前提,但如果遇上比较内向的沙发客,又会擦出甚幺样的火花。高述豪招待过的台湾沙发客是一个话不多的男生,但一下飞机就被带去参加聚会,第二天半夜直上云顶。频密的行程在台湾男生的心里慢慢发酵,并在第三天离开前化作了主动的回应。“我载他去车站,回到家后,我妈妈说你朋友留下一盒巧克力,我觉得很温暖。”更深入了解黑风洞当了两年的沙发主,最初想节省旅费的想法已发生变化。“接触越多就觉得有趣,认识不同的人,和他们交流,从中得到一些资讯,其他国家的东西。这样的转变是好的。”在此之前,高述豪对附近的甲洞森林公园和黑风洞都不太感兴趣,接待沙发客后,这两个地方却成了必游景点,他也在导览的过程中,有了意想不到的收穫。“他们觉得怎幺有这幺大的神像,还要爬楼梯,看到很多猴子,这些我们视为很平常的,对他们却是一个全新的东西。很多地方本地人不会再去了,会去也是当天来回,但现在去玩一次,对那个地方总会有新的认识。”/副刊‧报导:陈思凡‧2013.11.04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